歲月悠悠 三十餘座宋蒙(元)古城今何在?

2020-10-23 09:35

  雲頂山一隅。蔡東洲供圖

  ●宋蒙(元)戰爭中,“八柱”在不同時間發揮了不同的支撐作用

  ●南宋山城依山就險而建,設計精妙,易守難攻。瀘州神臂城的兩次失陷,都是堡壘從內部攻破

  ●現存宋蒙(元)古城中,有十幾座竟然是蒙軍修築

  ●宋人修城既要駐軍又要保民,所以山城空間較大;蒙軍修城主要功能是軍事堡壘,因此相對粗獷

  9月底,瀘州合江神臂城考古調查正式啓動,標誌着四川宋蒙(元)古城考古調查和發掘由此拉開序幕。

  遍佈四川以及重慶境內的南宋山城防禦體系,因為讓蒙哥大汗折戟釣魚城,且在四川拖住蒙軍近半個世紀,延緩了蒙軍征伐世界的歷史進程。史料記載,這些依山就險而建的古城曾經多達100餘座。數百年之後,四川境內仍存30餘座。

  在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背景下,推動四川宋蒙(元)古城和重慶釣魚城聯合申遺成為可能。如今古城安在?每座城池背後,又曾經歷了怎樣的腥風血雨?伴隨着已經啓動的考古調查,古城面紗即將揭開。

  八柱有6座在四川

  這些宋蒙(元)古城中,最為有名的應屬以重慶合川釣魚城為首的“八柱”。

  八柱,顧名思義,能為國家扶顛持危。南宋軍隊修建的8座抗蒙古城,被認為是南宋阻擊蒙古軍隊從漢中南下入蜀的前沿陣地,它們分別是金堂雲頂城、蓬安運山城、蒼溪大獲城、通江得漢城、奉節白帝城、合川釣魚城、南充青居城以及劍閣苦竹寨。除了合川釣魚城和奉節白帝城,有6座古城均在今四川境內。

  在宋蒙(元)戰爭中,8座城池的作用,或許從元人對南宋名將餘玠的評價中可窺一二。曾多次赴蜀、隨軍轉戰的蒙古謀士姚燧曾這樣寫道:“宋臣餘玠議棄平土,即雲頂、運山、大獲、得漢、白帝、釣魚、青居、苦竹築壘”,再把成都、蓬州、閬州等8府的州治遷到這幾座山城裏,“號為八柱,不戰而自守矣。蹙蜀之本,實張於斯。”

  四川省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區域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蔡東洲,近年持續研究宋蒙(元)山城防禦體系,走遍川渝兩地現存宋蒙(元)古城。據他介紹,在宋蒙(元)戰爭中的四川戰場,“八柱”在不同時間發揮了不同的支撐作用。

  “戰爭前期,雙方攻守戰主要集中於蜀道之上。在蒙古破關入蜀、順江東下的滅宋戰略下,蜀道的控制關乎着雙方的成敗,而對廣元的控制權,又是蜀道爭奪的重要標誌。”劍門苦竹寨,由此成為蒙軍入蜀時第一個誓要拿下的標誌城堡。

  廣元劍門,地勢險峻,為秦蜀交通咽喉。其中小劍山四面皆懸崖峭壁,高數百米,山頂卻寬平,苦竹寨便高居於此,控扼金牛道。蔡東洲説,蒙古大汗蒙哥率大軍南下入蜀,原本也可以避開苦竹寨,但因為這裏是隆慶府的戰時駐所,打下苦竹寨,極富象徵意義。此後幾年,雙方在此展開激烈戰鬥,最終山城被蒙軍攻破。

  在“八柱”中,離成都最近的一座城是金堂雲頂城。這座建在雲頂山的城寨,東與炮台山鎖江相望,以扼沱江、金堂峽江防;西控成都平原、以拱衞成都;南邊水磨河深谷險水;北恃危隘高定關、與小云頂山互為依託,是宋軍山城防禦體系的又一座重要據點。這座城寨經歷過幾次戰爭,直到1258年才最終陷落。

  在長達近半個世紀的宋蒙(元)戰爭中,“八柱”承擔起各自的歷史使命。蔡東洲説,苦竹寨在腥風血雨中屹立28年,運山城同樣多次組織抵抗,雲頂城也阻擋了蒙軍沿沱江進入長江流域。此外,白帝城則負責整個長江防禦系統,並且要協調長江南北的諸多山城,因此南宋還專門在此設立策應司一職,多次阻止了蒙軍突破夔門的軍事行動。當然“八柱”中,釣魚城戰事最為激烈持久,堅守了36年最終被攻破,因為蒙哥折戟於此,它在“八柱”中扮演了核心作用。

  小良城內的遺存。 廣安市委宣傳部供圖

  每座城池都是一曲英勇壯歌

  蒙軍對南下遭遇的第一座城堡苦竹寨,選擇了屠城。1258年,蒙哥親率大軍,號稱十萬,兵分三路攻蜀。蔡東洲説,為了順利拿下苦竹寨,蒙哥將此前俘獲的宋軍大將張實派入寨中勸降。沒想到的是,張實是餘玠最信任的干將,此時正好藉機歸宋。待他進入苦竹寨,便與守將楊禮“共誓死守”。

  此後3年,蒙軍攻打苦竹寨並不順利。因為這裏四面絕壁,只有南邊有一小道,連棧門也修在石縫裏,易守難攻。蒙軍嘗試過在溝谷上架設天橋以達城內,沒有成功;又嘗試夜襲,同樣無功而返。史料記載,蒙哥親自在陣前擊鼓以壯聲威,六軍喊聲震天。最後,南門守將趙仲武打開城門投降。楊禮拒不投降,英勇戰死。

  蓬安運山城,命運同樣悲壯。1250年蒙古大軍由漢中出發,先後攻克閬中、銅鼓寨,進逼運山城。城內軍隊依託城寨四壁陡絕之勢固守,蒙軍無法施展騎兵優勢,屢攻屢敗。到了1258年,蒙哥親自指揮作戰,運山城軍民英勇抵抗,終因彈盡糧絕,寡不敵眾,全部壯烈犧牲。

  而瀘州神臂城,則因軍事位置的重要性,被宋蒙雙方來回爭奪,前後五易其城。

  神臂城地勢。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員陳世松曾專門研究過宋蒙(元)戰爭中的瀘州。他表示,位列抗蒙“八柱”的山城,主要修築在嘉陵江、沱江等大江流域,其目的是阻擋北下蒙軍的正面攻擊;而在長江邊上修築的神臂城,則可以成為重慶城的後衞,同時也可以防範從南面而來的蒙軍包圍夾擊。

  1243年,瀘州知州曹致大創築神臂城。1277年,神臂城失陷。讓人唏噓的是,神臂城的兩次失陷,都是堡壘從內部攻破。

  陳世松説,作為瀘州兼潼川路安撫副使的劉整,曾是南宋蜀軍主力之一,屢立奇功。然而這樣一位“捍西邊有功”的將領,卻在南宋腐敗的政治軍事制度下,屢遭上司迫害,最終叛宋降元。1261年,劉整投降當年,神臂城失守。次年,南宋收復該據點;1275年,以南宋禮部尚書銜任“潼川路安撫使、知江安州”的梅應春再度降元;次年,神臂城內先坤朋、劉霖兩人舉義,讓宋軍再次奪回神臂城。然而此時元朝已建立多年,過去屏障瀘州安全的嘉定、敍州等上游諸城早已歸降元朝,瀘州已是一座孤城。再加上神臂城的光復打亂了元軍攻打重慶的戰略計劃,遭到元軍瘋狂報復。他們對神臂城採取東西夾擊、水陸合圍的攻擊,神臂城軍民在安撫王世昌等人的率領下,分守要隘、英勇堵擊,最終彈盡糧絕,在1277年被攻破,王世昌殉難,瀘州失陷。

  至今,神臂城西門外絕壁上,還能隱約看到一幅斑駁的劉整降元摩崖石刻,刻畫了他卑躬屈膝向忽必烈投拜的場景。

  大獲城城內發現的宋代錢幣。蒼溪縣委宣傳部供圖

  蒙軍效仿南宋修築山城

  鮮為人知的是,在現存的宋蒙(元)古城中,有十幾座竟然是蒙軍修築,它們集中分佈在今廣安和達州一帶,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廣安虎嘯城、武勝城以及達州的盤龍城等。

  作為攻擊方的蒙軍,為何會效仿南宋築城呢?

  蔡東洲曾專門從蒙軍的角度研究過宋蒙戰爭。他發現,蒙軍攻蜀前期並不修城,“他們只是把宋軍山城奪走後建成自己的軍事基地,比如南充青居城,原本是宋軍所建,結果蒙軍攻佔後成為攻打川東的基地。”但是忽必烈即位之後,非常重視南宋投降叛軍的建言,“當他聽説南宋山城的各種精妙設計、易守難攻之後,也開始利用地形修建山城,其目的就是防備宋軍反撲、同時撕裂宋軍的山城防禦體系。”

  蒙軍“以山城對山城”的第一座城,是廣安虎嘯城,其戰略目的就是逼困位於廣安的大良城,控制渠江。蔡東洲説,三次修築後的虎嘯城,經常攔截宋軍從釣魚城送至大良城及渠江上游各山城的應援軍隊及糧草,並且伺機奪取大良城,迫使大良城幾度陷落,不僅讓渠江沿岸的禮義城、釣魚城更加孤立,也讓通往“萬達開”(重慶萬州區、四川達州市、重慶開州區)的門户洞開,成為蒙軍一次成功的戰術嘗試。

  廣安武勝城,則是蒙軍直接與釣魚城對峙的一座城寨。

  在武勝縣的舊縣鄉場,武勝城遺址坐落在一面山坡上。700多年來,當年修築的城牆只殘留了幾段,昔日衙署上面的山頂平地上,現在已是一片良田。站在山城遺址的最頂部天生寨,可見武勝城與江對岸的武德城,共同控扼着嘉陵江。

  蔡東洲説,蒙軍修城和宋軍頗有不同。宋人修城旨在長期防守,既要駐軍、又要保民,所以山城要求空間較大,所在之處往往四周險峻、頂部平坦。有水可飲、有田可耕。但蒙軍山城主要功能就是軍事堡壘,因此相對粗獷。

  青居城城牆。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1260年,蒙軍佔領的南充青居城,設立了“徵南都元帥府”,但這座城無險可憑,守禦難度大,此外離重慶釣魚城太近,容易遭到釣魚城宋軍偷襲。在此背景下,青居城主將汪良臣提出修築武勝城的建議。蔡東洲説,“從武勝城的地理位置可以看到,這座城的主要目標就是釣魚城,其戰略意圖在於壓制宋軍利用水軍優勢對嘉陵江、渠江流域的己方山城的襲擊。因為當時的釣魚城宋軍經常利用水上優勢,為禮義城、大良城提供補給,致使元軍對禮義城屢攻不下,大良城也數易其手。”最讓蒙軍惱怒的是,釣魚城宋軍居然在蒙軍圍攻重慶時,襲擊了青居城,俘獲了蒙軍守將劉才。

  在武勝城建好之後,漸漸遏制住了釣魚城宋軍對青居城以南地區的攻擊。當宋蒙(元)戰爭即將結束時,武勝城則由守轉攻,和其他兵力一起參與圍攻重慶,並最終共逼釣魚城,讓歷時近50年的宋蒙(元)戰爭最終結束。

  據介紹,四川古城堡文化研究中心近年已針對四川境內的宋蒙(元)古城進行了持續調查,並將以“一城一書”的方式推出對現有古城全面的調查和研究成果。未來,這些鐫刻悲壯歷史的城池,將以更清晰的面貌出現在公眾面前。(記者 吳曉鈴)

責任編輯:蔣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6646635